这个情人节,你们就老实儿在家呆着吧, 礼物买不到的话,不如送书吧,不用快递不用接触人,一本电子书就好。 伯爵出版社今年2月14日发售林孖(读三声Zi)的都市爱情小说《她的别样生活》。 林孖是谁呢?她是一个热爱码字的理工生;一个总在漂泊的宅女;一个积极生活的悲观主义者;一个现实冷静的梦游人;一个矛盾又有趣的灵魂 。 也是从咱大东北农村走出来的,路过乡镇、经过帝都、来到加拿大。没有炫目的履历,白天跟数据、代码打交道,在夜深人静时,提起笔,尝试给平淡的生活增加几笔线条、涂抹别样的色彩。谁的生活不需要故事呢?多一个好看的故事,人生的路上,就多亮了一盏灯。 林孖的这个故事集,既可以看作是一个叫做“三子”的女孩的人生故事或是她的一个个幻想的梦境,也可以是不同的都市女性的生活状态,当然有时候可能化身一个男人来讲述: “在梦里,她任意穿行于平行宇宙,她可以重访年轻稚弱的时代,也可以安于当下的中年老成;有时傻白甜,有时白骨精;甚至变性成男人未尝不可……,在想象中她可以无所不能。”林孖:《她的别样生活》我把这本书定义为“新女性主义”小说,所谓“新女性主义”,不是号召反对打倒男权、父权的女权主义,也不是骨子里男尊女卑嘴里却喊着独立口号的田园女权,而是女性以自己独有的方式,展开属于自己的一段人生,不被男性所牵绊。 她们有权自己掌握生活,有自己的想法,对于身体更是自己说了算。故事中的一个个女子,她们独立、自信,有时候又有点“残忍”,对于背叛的男人毫不留情,对于爱上的男子又坚贞如一。无论如何,这都是她们自己的选择。因此,“她”的别样生活,也是一个个女子的别样生活,或许与爱情有关,但又不全是,如同作者所说: 如果标新立异的话,就应该说本梦与爱情无关。因为这是历史上真情真爱最淡薄的时代,爱与情都已成了游戏,空前绝后地玩到了“速配”一级。可这又是爱情文字和爱情故事最流行的时代,最幼稚的霸道总裁式爱情都让人趋之若鹜,赚取大把的鼻涕眼泪。三子很想让自己的梦与爱情无关,可终究少不了爱情…… 既然是一些爱情故事,那么是排演成悲剧还是喜剧呢? 安徒生写的童话,是三子最初认识的爱情故事,结尾总是这样一句话:从此,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想想看,美丽的公主和英俊的王子的故事原本就该是这样的。可现实生活里,戴安娜王妃已香消玉殒,当然这该怪她不是真正的公主,查尔斯王子也实在不够英俊。 和普通人一样,三子早已经不再相信童话里的爱情结局。但无论如何,大家还是喜欢美满的尾声,算是聊以慰藉生活中的种种天不遂人愿。 三子觉得,自己的梦结束语应该是:“从此,他们……生活在一起”。至于是填上哪个副词:是“幸福地”还是“痛苦地”,或是“无奈地”抑或是“麻木地”,各人就根据各人的经验经历、道德观念、兴趣爱好、文化程度等各自发挥。 读者朋友们,你准备好去经历这一场场不同的故事了吗? 点击购买Continue Reading

从2019年12月份,巴塞罗那伯爵出版社宣布成立,一个月过去多了一点,我们出版了四本书和一本学术期刊。着实,这样的速度是伯爵自己在当初也想不到的。 时间就是成本,出版就要迅速,但同时我们也保证质量。 出版有时候就是为他人做嫁衣,作者是主创,是待嫁的新娘,出版社就是给她做身好嫁妆,把她嫁出去。 有时候忙了半天,书或许并不受欢迎,或者出版后也根本不为人所知,销量平平。但拿到样书的时候,其心情还是比作者都要开心的,也堪比自己的书出版。 出版只是走出了前两步,后面重要的还是宣传。书发布后,每天查看Amazon、Barnes&Noble、Kobo等网站是否上线,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,各个网站的发货速度和存货情况怎么样,ISBN上填写的书籍信息(Metadata)是否合适,豆瓣、goodreads是否收录……等等。 还要在Facebook,Twitter,Instagram,微博、知乎、豆瓣等平台写一些推广,更新一些信息,着实比起写一本书来说更累,但我们做的也挺开心。 有时候想,一些作者选择自出版,那是何等的累人,与其把精力投入到写作之外的事情上,写作就自然耽误了下来。不是说作者搞不定,你得考虑到自己的时间成本,与其这样,不如自己专心写作,把这些事情交给出版社就行了。除非真的是遇到了不负责任的编辑和出版社,或是根本找不到出版渠道。 和西班牙作家乔尔豪·阿古德罗(《梦想售卖者》的作者)聊天的时候,他惊讶于我们中国人的效率,本来他拜托我们一定要在4月23日巴塞罗那的圣乔治节前能够出版,以期待在这个节日上签售。没想到我们从签约到出版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的确让他惊讶。 对于作者的作品,我们给予了他们足够多的参与感(也期望他们不会因此而觉得厌烦)。不是一本书稿交过来就等着出版了,校对编审过程和作者来回沟通,封面排版,用纸、尺寸以及售价,根据市场情况都会尊重作者的意愿。 乔尔豪非常开心地对我们说,这样的工作方式,是他接触过的西班牙出版社从来没有过的。伯爵说,大概在中国也会少有吧。 当然,每天看着规模不大,但持续上涨的销售量,我们更是开心。证明书是有人买的,有读者、有书店或者图书馆在支持,就是对我们和作者的肯定。 出版社不是一个暴利行业,也绝非是夕阳行业。在知识付费火热的当下,出版社在寻求突破。互联网仍提供免费的、海量的信息,这些信息同时也是噪音,因此人们宁愿相信付费的要好过免费获取的,因为免费让复制粘贴就更加容易,让信息变得更加不可靠。 这是个信息过多的时代,人们的关注就成了稀缺品,所以伯爵认为,出版社做的就是从海量的信息中,发觉出优质的,值得读者花时间去阅读的作品,才是正道。 只靠出版一些充满了垃圾信息的畅销书,虽然能带来可观的盈利,但其提供的仍然还是垃圾信息,最终让读者有上当受骗的感觉,因为这些东西,在免费的互联网上,搜索即可得。 这是我们的出版原则,也是判断一部书稿是否值得出的标准。因此,我们希望自己出的好书能被更多人读到,给作者做一身好的嫁衣,我们也着实开心。Continue Reading